• <video id="s653v"></video>
      <mark id="s653v"></mark>

        <video id="s653v"></video>

          <input id="s653v"></input>
            您當前的位置 : 平陽網  ->  頻道中心  ->  歷史 -> 列表

            平陽茶業略探

            2022年07月05日 15:27:36 來源:平陽縣融媒體中心

              作者:蔡新祥

              據現有史料,浙江茶業至遲始于漢。到了唐宋元明清歷代,浙江茶葉已在全國脫穎而出,茶葉產量大大提高。新中國成立后,浙江茶葉產量占全國四分之一以上,故有“國人四杯茶,浙江占其一”之說。浙江茶葉出口在全國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大多年份占全國出口量的五成左右,最高年份有七成多。溫州是浙江三大產茶區之一,歷史上,平陽縣是溫州最主要的產茶區,占60%以上。

              

              清及以前平陽茶業

              平陽是浙江省老茶區之一,被列為浙江茶葉生產最適宜區。據史料載,平陽早在1200多年前就開始種茶。東晉永嘉之亂后,中原士族南渡,為平陽提供了一次空前的契機,茶業擴展到了溫州平陽。平陽茶業歷史之悠久,還可以從近幾年在溫州建筑工地出土的茶具得以證明。

              

              

              唐代茶圣陸羽在《茶經》中引《永嘉圖經》說,“永嘉縣東三百里有白茶山”。《唐書·食貨志》亦載,“浙產茶10州,55縣,有永嘉、安固、橫陽(平陽)、樂城四縣名”。宋徽宗趙佶《大觀茶論》載,“茶之為物,擅甌、閩之秀氣”。崇寧元年,溫州在平陽當地置“場”收稅。南宋是茶葉種植生產的旺盛期,其時,平陽已是浙江主要茶葉產地之一。

              據弘治《溫州府志》載:“茶,五縣俱有之。惟樂清縣雁山者最佳,入貢,而瑞安湖嶺、平陽蔡家山所產者亦佳焉。”乾隆年間,平陽著名詩人張綦毋在《船屯漁唱》中亦曾予以傳詠:“兒女清明劇可憐,蔡家山上摘茶先。明朝待換新榆火,小試旗槍斗煮泉。”乾隆《平陽縣志》則載:“茶出南北港多。”

              乾隆《浙江通志》載:“溫州府。茶,萬歷《溫州府志》:五縣俱有,樂清雁山龍湫背者為上,瑞安湖嶺、平陽蔡家山產者亦佳。”茶葉行家俞壽康(1920-1988)《中國名茶志》:“溫州黃湯產于浙南的泰順、平陽、瑞安、永嘉等地,品質以泰順的東溪和平陽北港的為最好。”這些記載說明,歷史上平陽也出名茶、好茶。

              據《清實錄》載:“道光二年八月甲寅(1822年9月23日),浙江巡撫帥承瀛奏:浙省溫州土產粗茶,向由平陽江口出海,經過乍浦口運赴蘇州。”帥承瀛要求“浙省溫州等府茶船仍由海道販運”。清末民初瑞安洪炳文《溫州茶述》載:“溫州之茶,以平陽南北港為大宗,北港以南雁為最,南港(以)華洋、藻溪為多(江南垟金鄉多出白眉)……色味以平陽之南雁、樂清之雁蕩、瑞安之集云山、泰順之牙洋為佳。溫州每年茶葉貿易額有四十余萬,平陽之北港居四分之三,紅茶獨出平陽北港,綠茶則諸處皆有。”

              

              民國平陽茶業

              民國時期,浙江主要有三大產茶區:浙西區,舊杭湖嚴諸縣屬之;平水區,紹屬各縣及寧臺之部分縣屬之;溫州區,舊溫屬之永嘉、樂清、瑞安、平陽、泰順諸縣及處(麗水)屬部份縣屬之。

              溫州地形復雜,山地面積占三分之二以上,土質、氣候極宜植茶,其中平陽種植面積最大,泰順、瑞安次之,永嘉、樂清、玉環出產甚微。據民國22年(1933)浙江省茶葉種植面積統計,溫州區茶葉種植面積共計38830畝,其中平陽縣種植面積為28000畝,占溫州茶區總面積的65.7%。

              

              

              民國時期,平陽為溫州茶葉中心產地。據民國《平陽縣志》載:“民國初,出口茶約一萬擔。”民國《中國實業志》載:“民國22年(1933)平陽紅茶產量居浙江省第三位。”民國《平陽縣志·食貨志四·物產》載:“茶,《舊志》:南北兩港俱產之。其制法有紅茶、綠茶等種。綠茶由新葉蒸焙而成,紅茶則將新葉曬之使萎,堆積箱中發酵變色,再蒸焙之。”

              平陽茶業主要集中在三個區域,分別是城區片、北港片、南港片。城區片在平陽縣城昆陽周邊萬全與附近小南片范圍五六里處。該區栽培制造尚得法,種植面積較小,產量不高,以大坪山、蔡家山出產之茶葉為佳。蔡家山茶業在史料中有載,所產茶葉均集中于平陽縣城。北港片即鰲江干流區,產茶區面積廣大。該片產茶區又分三處。一是曉垟山,該地宜茶之地甚多,栽茶亦盛,所產之茶均藉人力挑至山門,用筏裝至北港中心水頭鎮,轉裝汽船或小舟直運古鰲頭出口。二是蔡垟山,該地海拔高、土質佳,全山均產茶,人力挑至騰蛟堡,再制后由占家埠下船直運古鰲頭出口。三是山門南湖,此處面積較小,地勢較低,交通稍便利,但產量、品質較次。南港片即鰲江支流區,與泰順、福建接壤,橫陽支流橫貫境內,水量較小,交通狀況不如北港,但小船可達靈溪鎮,竹筏可通上游之橋墩門,轉裝汽船或小舟直運古鰲頭出口,或經錢倉、平陽、瑞安連永嘉。南港著名茶產地有五岱山、紅嶺、莒溪、朝陽山、巖尾、過路山及藻溪、橋墩門、靈溪諸地,其集中點為橋墩門、靈溪、藻溪三處,產量與北港區相等,出口以北港為多,因南港茶一部分運至北港,再制后輸出。

              1927年,上海《東方》刊載的《平陽農民報告》載:“(平陽)南港、北港、蒲門等處,多山……產米多不敷自給……幸山地宜茶……稍遲,頭茶上市矣。遠近茶商聯翩而來,值至二茶、三茶收買完畢,而后去。一年總計不下數十萬金之收入……”可見茶業是民國時期平陽南北港農民的主要收入來源。

              1934年2月,據《溫區民國日報》報道,“平陽茶業代表籌組公會”。后平陽縣茶業商會成立,平陽大茶商橋墩吳滋庭被推選為會長。后茶葉同業公會在鰲江設有辦事處。民國時期平陽茶商號眾多,共計76家(據民國浙江《溫處區登記茶廠》),其中平陽有56家,占溫處區73.7%。

              

              古鰲頭茶葉貿易

              民國平陽是浙江主要的產茶區。茶葉為古鰲頭(鰲江)主要貿易商品,從1924年鰲江港正式開通滬申線到抗戰爆發前后一段時間,鰲江港茶葉貿易一直不斷。著名地理學家林傳甲《大中華浙江省地理志》載:“古鰲頭為全縣商業中心,茶、礬、海產所萃,由帆船裝運出口。”據《中外地名大辭典》載:“古鰲頭……交通便利,茶、礬、海產,咸萃于此,商業繁盛,為全縣冠。”

              自1876年中英《煙臺條約》簽訂,溫州港被迫開放后,溫州為溫茶區最大之集散地,大部分茶葉均由此出口,運至上海,轉杭州、營口諸地。茶業來源多為平陽、瑞安及處屬各縣。光緒廿四年(1898),清政府制定《內港輪船行駛章程》,準許外輪航行內港各地。溫州府將古鰲頭列為可供“內港輪船”航行的港口,此后外輪頻繁出入鰲江港。其時,出口大宗商品主要為茶葉,多數先運至滬閩等地,再轉銷國外。宣統三年(1911),鰲江港增添明礬出口后,其出口貨物數量直線上升。據《近代浙江通商口岸經濟社會概況:浙海關、甌海關、杭州關貿易報告集成》記載的數據,古鰲頭海關(平陽卡)在1884年、1897年、1906年至1907年、1908年至1909年的茶捐分別為2200銀兩、3979銀兩、3187銀兩、3397銀兩。

              民國13年(1924),原從溫州港出口的平陽茶葉基本上都轉由鰲江港出口。這是由于鰲江著名商號王廣源開通500噸光濟輪的鰲江至上海的航線通航,使鰲江的茶葉貿易領域拓展到寧波、硤石、上海、蘇州、天津、青島、營口、大連等華東與北方各大埠頭、港口。《民國·平陽縣志》載:“民國初,(平陽縣)出口茶約一萬擔,每百斤捐一元一角,加引課二角,歲值二十余萬元。”民國茶業專家吳覺農《浙江之溫州茶業》載:“十余年前,平陽茶業均由永嘉出口,自鰲江與滬、閩通航后,交通較便,稅捐較少,且不經檢驗手續,于是平陽毛茶大多由古鰲頭直接出口。”

              民國時期古鰲頭的主要對外商貿業有幾大類。一是明礬的外銷,最高外銷數是115950擔(1923年);二是漁行業,年貿易額最高值為200萬銀元;三是茶葉貿易,年貿易額為120萬至170萬銀元;四是生豬貿易,具體貿易額不詳。另有南貨、石油、百貨、制皂等。民國19年(1930),古鰲頭撤常關,次年設甌海關古鰲頭分關,直接征收對外貿易關稅及船鈔,大大促進鰲江港對外貿易的發展,茶葉直接出口貿易額亦大增。時鰲江設有茶葉倉運(庫)管理站,平陽縣共有61個合格茶葉運檢堆站,其中鰲江有51個。

              當時,古鰲頭茶廠有乾記和復興祥兩大制紅綠箱茶的茶廠,為平陽最大茶廠,資本極雄厚。乾記設廠二所,分制紅綠箱茶,年出產四五千箱;復興祥與乾記對立,樓屋一棟,專制綠茶,可出口一二千余箱。鰲江當時茶業過堂行(茶葉貿易)計有王廣源、孫懋昌、裕春、源春、裕記、協豐六家。其中以王廣源最大,孫懋昌最老。王廣源另經營其他生意,如棉布、明礬、南貨、報關等。據熟悉茶業者稱,古鰲頭茶業出口數量較永嘉多。據《浙江之溫州茶業》記載,民國20年至22年(1931-1933),鰲江港出口的茶葉(毛茶)貿易額分別為96萬銀元、93萬銀元、102萬銀元。

              民國平陽縣長徐用曾在《浙江省建設月刊》刊文載:“本縣地處浙南,為產茶之一大區域,在昔國際貿易暢旺之年,輸出總量曾逾六萬擔,總值在百萬元以上。”而1933年輸出總量為3.63萬擔,其貿易額就達102萬銀元,若加上余下的2.4萬擔價值,總額可達170萬銀元。因此,鰲江港茶業貿易額170萬的說法是有根據的。

              

              后話

              古鰲頭茶葉貿易起于清末民初,興于民國黃金十年,毀于日軍侵略。

              茶葉與明礬是古鰲頭有記載的對外貿易兩大宗商品。1937年7月7日盧溝橋事變,抗戰爆發,而后日軍的侵略和飛機的轟炸使鰲江遭到巨大損失,主要街道被毀,人員死傷慘重,多家大商行被迫停業。1939年9月25日,鰲江遭日軍飛機轟炸,興隆街富華公司永嘉分公司茶葉倉庫中彈起火,待運至香港的2083件茶葉被燒毀,價值相當于法幣81795元,該批茶葉已向中央信托局保險部投保,要求全額賠償。后經公證行調查證實,尚有182箱完好。經平陽縣茶葉合作社、茶葉同業公會、鰲江警察所等單位證明,1940年5月17日,按實際損失茶葉1901箱賠償75220元,這在當時是一起巨大的保險理賠案。

              為阻止日軍登陸,平陽政府在鰲江港獅子口一帶扦插梅花樁,填以巨石,設置水下封鎖壩,鰲江港口被封。1940年,因日本侵略者多次轟炸鰲江,王廣源停業,遷往溫州。1942年6月和1945年4月,日軍兩次入侵登陸,燒殺搶掠,鰲江遭受嚴重破壞。至此,古鰲頭對外貿易基本停歇。

              “巍巍群峰滿眼綠,遍地茗茶溢馨香。”如今,平陽縣的茶已經享譽全國。據了解,平陽縣茶產業主導產品——平陽早香茶獲“中國名優茶”“浙江世博十大旅游名茶”等榮譽稱號,品牌估值達3.03億元;傳統歷史文化名茶平陽黃湯獲第十屆國際名茶評比金獎,并躋身“中國四大黃茶”之列。2017年3月,中國茶葉流通協會稱平陽為“中國黃茶(平陽黃湯)之鄉”。

            網絡編輯:周昌均

            平陽茶業略探
            操逼视频日本女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