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ideo id="s653v"></video>
      <mark id="s653v"></mark>

        <video id="s653v"></video>

          <input id="s653v"></input>
            您當前的位置 : 平陽網  ->  頻道中心  ->  文化文學 -> 列表

            為《唱歌的人》唱支歌

            2022年07月20日 13:31:00 來源:平陽縣融媒體中心

              周道德 編輯 王秀華

              我醉心于《讀者》,每期必讀。今年第7期《讀者》有一篇沈嘉祿的文章《唱歌的人》,深深地叩擊著我的心扉。

              《唱歌的人》篇幅不長,不到一千字的記事散文。寫的是在一個北風呼嘯的寒冬里,遼寧三個小伙來到一家小吃店賣藝助興的事。他們三人一進門就盡情地彈唱開了,一個彈吉他,一個吹薩克斯,一個手甩沙球。可是迎來的卻不是鮮花與喝采,而是冷遇,甚至奚落。正當他們怏怏離開時,“我”(作者)叫住了他們,為他們點了排骨面,卻沒讓他們演唱。三個小伙吃完了面又要為“我”演唱,又被“我”以“上班”為由拒絕。出門后,他們跟隨在后面大聲地唱了起來。此時此刻,寒流、歌聲、路燈構筑了天地間獨特的畫卷……

              文末的描寫令人匪夷所思:“我心里感激他們,后來這種情緒慢慢地變成了羞愧。我真是羞愧極了。”奇怪了,為什么做了好事反而感到羞愧?

              我驀然想到了魯迅先生的短篇小說《一件小事》。這篇小說講的是嚴冬早晨的一場“車禍”。《一件小事》正是以一個進步知識分子的名義為社會底層勞動者車夫唱了一支美麗的贊歌。文章結尾處,“甚而至于要榨出皮袍下面藏著的‘小’”,正體現了魯迅先生當時極度的自責與愧疚。他“抓了一大把銅元”,帶給車夫,自己反而內心“熬了苦痛”“教我慚愧……”

              可不是嘛!《唱歌的人》一文中,三個小伙不乏善良可愛。他們吹彈說唱,“老歌新歌”都會。他們堂堂正正地謀生做人,在貧賤中守著人格的尊嚴與內心的快樂。他們不值得點贊嗎?他們吃了面條后,非要為“我”唱歌,聽到那些醉酒者無端挖苦“我”之后,著實還有一種出手“揍他們一頓”的沖動,因為“憋在心里發堵”。在閱讀品味之余,我著實發自內心的為之鳴不平。

              且看這班“吆五喝六”的醉客們,竟然“像趕蒼蠅似的叫他們走”,“聲音顯得更加不耐煩”,說,“你們唱也是白唱”。甚而對于那個樂施好善的“我”也報以鄙夷與諷刺:“天下餓肚子的人多了,給一碗排骨面就能做慈善家了?”

              當然,文章所暴露的這種炎涼世態只是當今文明社會中一隅小小的陰暗。《論語》有云:“貧而無諂,富而無驕。”說的是,假如一個人很貧賤,但他不向富人諂媚,一個人很富有,但他不傲氣凌人。這是一種很高的精神境界。“已欲立而立人,已欲達而達人。”(《論語·雍也》)自己想有所樹立,馬上就想到也要讓別人有所樹立;自己想實現理想,就會想到幫助別人實現理想。因為寬容與仁愛從來都是“雙嬴”的。

              《唱歌的人》一文中的“我”最后的“羞愧”之情之所以珍貴,是因為他守住了對他人的尊重,尤其是對于那些弱勢的、無助的群體。

            網絡編輯:雷鵬

            為《唱歌的人》唱支歌
            操逼视频日本女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