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ideo id="s653v"></video>
      <mark id="s653v"></mark>

        <video id="s653v"></video>

          <input id="s653v"></input>
            您當前的位置 : 平陽網  ->  頻道中心  ->  文化文學 -> 列表

            情系“五營”

            2022年07月22日 11:36:37 來源:平陽縣融媒體中心

              馬鴻干 編輯 王秀華

              1972年5月5日清晨,我們100名知青在平陽縣城告別親友,動身前往伊春林區。100人中,城關、鰲江各50人。四天日夜兼程,我們于5月9日傍晚7點多到達目的地伊春豐林林業局——五營。

              我們這批人,年齡最小的才十五六歲,大多數十八九歲,二十出頭的只占少數,大多是六七至六九屆的初中生,只有我和黃茂定是茶校學生,比他們大多了。因為年齡小,沒有足夠的思想準備,下了火車,看到眼前一派荒涼的景象,不少女生相擁而泣。

              在五營稍作休整,我們便接受了分配,青山、豐嶺經營所各35人,勝利經營所30人(19男、11女)。黃茂定和我被分到勝利經營所,我們來自城關鎮。

              7月13日,我們通過森林鐵路前往勝利。聽說這條小鐵路是偽滿時期日本人修筑的。小火車在茂密的森林里穿行,放眼遠眺是翠綠起伏的滿山樹林。經營所房屋簡陋,全是木架泥身。南北一鋪炕,是女生的住所。她們和當地知青一起住。我們男的住的是臨時搭的帳篷,釘一排木架,鋪上木板,再鋪上炕席,這就是睡覺的地方了。平時的主食是陳年粗雜糧,難以入口,副食就白菜湯、土豆片,自己帶去的蝦皮和紫菜用來泡湯。

              我們到達時正值附近林場大火剛被撲滅。據說當時燒毀了半個林場的樹,燒死了20人。原始森林有很厚的植被,明火被撲滅后,仍會死灰復燃。林業局仍要投入人力在火燒地巡邏,正好把我們派去巡邏,發現有冒煙的地方要用水澆滅。大約用了一個月的時間,我們每天帶著燒餅穿行在經營所與火燒林場交界地帶。燒焦的大樹橫七豎八地倒在地上,也有立著的,光禿禿的樹桿仍冒著余煙。燒死的樹木中,直徑50厘米以上的比比皆是,不少已是木炭、灰燼,一片凄慘景象。

              林場以木材生產為主,而經營所則負責植樹育林。春夏季節主要任務是植樹,給幼樹除草、培土。秋季作準備作業,冬季也負擔木材采伐任務。我們完成巡邏、澆水后,正式進入了撫育作業。正值盛夏季節,青草茂盛,足有人的半身高,個子矮點的人幾乎淹沒在草叢里。野草越茂密,蚊子、小咬越猖獗,幾乎伸手可觸。干活出汗時更是招引這些小蟲,即便戴上防護帽,還是躲避不了它們的叮咬。大家個個叫苦連天,哪有見過如此場面?特別是女的,身體裸露部分被咬起泡,疼癢難忍,止不住哭!

              不久,發生了青山經營所打架事件。分配到青山的知青有35人,其中鰲江20人,城關15人。當時住宿條件不好,加上生活習慣的落差,男生住在馬棚邊,幾乎都有不滿情緒。一天,當地青年和我們進行打籃球比賽。對方犯規推人,裁判不公,引起雙方打架,處于臨戰狀態。豐嶺、勝利經營所的同鄉準備前往青山支援。林業局領導擔心知青鬧事,把原來分三片的知青都分散安排到其他單位。青山經營所留下一部分人員,其他人被拆開分到了五個林場。我們勝利經營所也一樣,被分到了四個單位。我和其他四位同鄉被安排到母樹林林場。

              母樹林交通比較方便,到區政府駐地有十公里,附近還有火車站。初到母樹林林場,我們幾人都在準備作業班組干活——鋪設簡易路。到了冬天,路就成了凍板道,作為汽車運原條的公路。作業班離場部15公里,我們每天帶干糧當午飯。上班時,我們由汽車送去,下班被接回。8月,我參加局里舉辦的木材檢驗員培訓班,以優異成績取得合格證書。培訓結束回林場后,我在生產一線小工隊做了兩年多的檢尺員。

              當時,生產任務繁重,整個林業局大量采伐木材。口號是“日超千,月超萬”——一個林場三個小工隊近90人,一天內要把1000立方米的木材放倒,用拖拉機拉到裝車場(稱集材),歸楞堆積,再裝上汽車。晚上下班前要在裝車場留有木材,待次日起早來的汽車裝車。越是天冷,我們越是拼命干,早出看不到太陽,晚歸見的是月亮。搭在裝車場的帳篷作臨時休息室,用大油桶改制的爐桶用來燒火取暖,周圍橫放著的木頭當凳子。帳篷外,用石頭壘的鍋臺架上大鍋,工人們用河溝的冰塊化水蒸干糧。工人們都帶小毛蔥、咸菜,鍋里燒開的水當菜湯,或用于解渴。中午,工人們從山上下來,在帳篷里吃午飯,休息片刻,上山干活。到了月底,為了完成局里下達的任務,大家往往要連軸轉(通宵),點上火把裝車。到了關鍵時刻,分管生產的局長會坐著吉普車來現場督戰,林場書記陪同助陣。作為小工隊的檢尺員,我的工作時間比大多數工人還要長。早晨五點鐘,我們還沒起床,但只要聽到遠處原條車的聲音(汽車后面帶著10多米的鐵拖架),我和裝車場的工人必須一起跟車去。晚上大家下班了,我還要等原條裝完車,站在汽車駕駛室外的踏板上跟車回來。那個年代,沒有八小時工作時間的概念,沒有休息天,也沒有加班費。

              初到五營要過嚴寒關,頭年尤為嚴峻。氣溫達到零下30攝氏度就覺得氣都喘不過來。到了臘月,氣溫降到零下40多攝氏度。我的工作在野外,戴棉手套不方便用鉛筆做記錄,只能摘下。等檢完一車原條回到帳篷,我的雙手已經麻痹,手溫回暖時要一陣子疼痛。

              1975年10月,我被抽調到林業局路線教育工作隊專案組,1977年1月被調離母樹林,去林業局林產工業科報到上班。經人介紹,我與豐嶺經營所的鰲江知青杜月迪相識,是年我們結婚。次年機關人員精減,我到木器廠前身林副產品管理處當半成品保管員。1979年木器廠獨立(全稱豐林局木器廠),我負責清產核資工作。1980年2月接任人事工資員,4月轉為正式干部。在木器廠六年間,我先后兼任人保股、行政股長,直至1984年7月底回平陽工作。

              經過了幾十年的變遷,林業局已經沒有木材生產任務,國家將所有伊春國有林區列入“天保工程”,即天然資源保護工程。熱火朝天的木材生產一去不復返了。伊春是名聞遐邇的“林都”。城在林中,山水環繞,四季如畫。五營位于伊春東北部,湯旺河上段,小興安嶺南坡腹地,是著名的“紅松故鄉”。春來萬山滴翠,入夏千峰競秀,深秋層林盡染,冬至雪塑冰晶。素以避暑勝地、冰雪樂園、森林氧吧、養生之都聞名。調回平陽以后,五營仍是我夢縈情系的地方,和那邊的聯系一直不斷。

              2009年,我正式退休,和五營的往來更密切了。我還花了8萬元在五營買了房子,之后盛夏時節基本每年在五營避暑。我出身貧寒,考上初中交不起學費,還是靠班主任蔡啟東幫助才讀上平中。2010年,伊春團委為了幫助考上大學的貧困學生圓夢,在伊春日報上公布了名單。我看到有五營籍的,當即找了區團委,表達了我的意愿,確定資助5名貧困生。2010年至2021年,我連續幫助了26名大、中、小學生。2017年7月,我們組織了20多人的“知青回訪第二故鄉”活動。區黨委、政府熱情接待了我們,在會上播放了我資助貧困學生的事跡。我當場將在五營買的房子捐贈給了當地政府(政企合一),作為人才公寓,向建局60周年獻禮。

            網絡編輯:張超霞

            情系“五營”
            操逼视频日本女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