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ideo id="s653v"></video>
      <mark id="s653v"></mark>

        <video id="s653v"></video>

          <input id="s653v"></input>
            您當前的位置 : 平陽網  ->  頻道中心  ->  文化文學 -> 列表

            應征入伍的日子

            2022年07月27日 11:10:55 來源:平陽縣融媒體中心

              作者 鄭長埠 編輯 王秀華

              1960年8月,海軍1043部隊到平陽縣征兵,我和蘇宗珍、鄭為雄、黃兆庭四個在南湖當小學教師的都報了名。

              要說入伍動機,確實是不夠明確的。當時我已初中畢業兩年,升學已經不可能了,就這樣當個教師又不甘心,指望到部隊能得到學習機會,繼續提高文化水平。

              經過體格檢查和政審,我們四人都入伍了。

              我應征入伍的消息很快就傳開了,同事、親戚和朋友們紛紛前來祝賀。鄉親們依照傳統習慣,送來了一碗碗炒粉干和湯面做的點心。每碗點心都有兩只荷包蛋,據說這是祝愿出遠門的人順利和發財。生產大隊煮了一大鍋米飯,燒了幾個農家菜,邀請小隊長以上干部一起吃了一頓飯,以示歡送。

              明天,我就要離開生活十九年的家了,欣喜和惜別之情交織在一起。這次當兵,完全是我自己爭取的。當時小學教師很缺,學校向有關方面交涉過,在職教師可以不應征,但我們幾人堅決要求參軍,所以,當兵是如愿以償。雖然如此,離別雙親和兄弟,我免不了會有一些傷心。

              離家前夜,一家人圍坐在一起談了很多,說了很久。家里人對我參軍一事應該說都是支持的,也是高興的,只是想到我第二天就要走了,又不知道去哪里,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回來,心里總有點不舍。母親的話不多,但我知道她是十分矛盾和復雜的。新中國成立前,我的三叔被抓壯丁,一去不復返。今天送親生兒子去當兵,結果會怎么樣?她不敢多想,更不敢亂想。夜已經很深了,我把身上多余的糧票和幾元錢點好留下給她。她動情了,若有所思地說:“現在當兵真是不一樣,走之前,還把鈔票留下來。”她顯然沒有把心里的話都說出來。我想,當年三叔被抓壯丁,很可能是盡量多帶些錢的。

              1960年9月26日,我告別父母和鄉親,到水頭區集中。那天,母親沒有送我出家門,一直躲在樓上沒有下來。不知她是怕我傷心,還是不想讓人們看到她在流淚。后來我在日記中這樣寫道:“上午九時,我要走了,母親躲在樓上沒有下來。回頭沒有看到母親的身影,我的淚珠止不住,滴碎在地上。放心吧!媽媽,我會平安,我會成長,我會回來的!沒有別的祈求,只有這樣的心愿。”

              這次全區青年應征中,除我們四個小學教師外,還有張全禮、張日祝、陳運姜、金武斌。

              我們由南湖公社干部陳國政帶領到縣里進行體檢復查。我們四人當中,鄭為雄、黃兆庭二人復查不合格,被退了回去

              第二天,我們被告知,上午九時進行新兵入伍儀式,在縣人委(當時設縣人民委員會即今人民政府)人民大會堂前廣場。

              我們來到廣場,只見六名水兵著上白下藍水兵服,排成一列,挺立在廣場中央。用神采奕奕來形容他們一點也不過分。一個海軍軍官走向前,神態自如,又帶點莊嚴。“請報到名字的,依次站到水兵身后!”軍官大聲宣告。

              從未遇過這種場面,大家的心情都很緊張。我的名字很快就被報到了,我趕緊走過去。一個海軍軍官指定我站到位置上。儀式進行得很順利。一會兒工夫,廣場上形成了以六個水兵為排頭兵的六路縱隊,一共八十人。

              報名字的軍官告訴大家:“從現在開始,大家的一切行動就按照這樣的隊列進行。”

              當天下午在縣武裝部發軍裝。畢竟是第一次見到,大家對水兵服都十分陌生。班長一面幫我穿水兵服,一面講水兵服的來歷和特色。各個帶兵的班長也在耐心地教大家裝披肩、扎褲帶,忙碌了大半天。第一次穿上水兵服,我渾身上下不自在。

              新兵連指導員路樹明給我們上的入伍第一課是“三八作風”。指導員說,穿上水兵服就意味著是一名軍人了,軍人就應該遵守“三大紀律,八項注意”,一切行動聽指揮。指導員還帶領大家學唱《三八作風歌》,一時間,“紅旗飄飄軍號響”的歌聲,響徹整個武裝部大樓。

              這天,新兵連還特地請來理發師,把我們蓬松散亂的頭發剪掉,理成清一色的平頂頭。穿上水兵服,戴上水兵帽,軍人的外型基本形成了。

              傍晚時分,全體新兵分乘四輛軍用卡車離開縣城,開往溫州,兩個多小時后,到達溫州碼頭。碼頭停靠著“民主十四”號客輪。它就像一座大廈,并且燈火輝煌。我們這幫從來沒有到過城市的鄉下孩子,看著這艘大客輪十分神往。兩年前開通這條海上航線的時候,幾乎整個鹿城為之沸騰。我在家鄉的報紙上看到通航消息的報道,更是迫不及待,“一定要坐上它去上海”。今天,這個愿望實現了。

              愿望與現實,往往會有很大的差距。這次我登上去上海的客輪,并沒有想象的那樣興奮。也許是因為離開家鄉、告別親人的悲傷,或許是因為應征入伍、不知去向的忐忑,十八歲的我心事重重、心情忐忑。

              “我們去哪里當兵?”我曾經問過接兵的班長。他說,“這是軍事秘密,到了目的地就知道了”。

              我和幾個同鄉不甘心,又去問排長。“這真的是軍事秘密,你們就不要再問了,到達目的地之前是不能告訴你們的”,楊排長態度誠懇。

              后來,我們發現楊排長用的茶杯上印著“青島”兩個字,就一廂情愿地以為是去“青島”當兵,十分高興。

              經過一天一夜的航行,輪船抵達上海吳淞口,駛進黃浦江。已是華燈初上時刻,只見兩岸燈光燦爛,倒映在江面上,匯成了燈的世界、光的海洋。再加上那過一段就出現“電纜過江,禁止拋錨”字樣的紅色霓虹燈不停地閃爍,更使這些鄉下孩子猶如到了仙境。

              輪船靠碼頭后,我們背著背包,一個接一個地登上停在路邊的綠色軍用卡車。車子過了繁華街道,便越來越向冷僻的地方開去,有幾處竟然出現家鄉那樣的破舊茅草房。大約開了幾十分鐘后,車子左拐右拐,開進了一個有兩個水兵站崗的大門,停在長著幾棵小松樹的路旁。

              班長第一個跳下車,高聲對大家說:“同志們,目的地到了,下車吧!”

              我下了車,走到班長身邊問:“我們就在這里當兵?”

              “對,這就是你們將要貢獻自己青春的地方!”班長十分自信,說不清是鼓勵,還是羨慕。

              班長的話是對的,后來我在這里度過了十九個年頭,貢獻了自己寶貴的青春!

            網絡編輯:周昌均

            應征入伍的日子
            操逼视频日本女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