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ideo id="s653v"></video>
      <mark id="s653v"></mark>

        <video id="s653v"></video>

          <input id="s653v"></input>
            您當前的位置 : 平陽網  ->  頻道中心  ->  文化文學 -> 列表

            講講笑話

            2022年07月27日 11:09:35 來源:平陽縣融媒體中心

              作者 八爪  編輯 王秀華

              

              講白居易的《琵琶行》時,我給童子說了一個明代笑話:“莫廷韓過袁履善先生,適村人獻枇杷果,帖書‘琵琶’字,相與大笑。某令君續至,兩人笑容尚在面,令君以為問,袁道其故。令君曰:‘琵琶不是這枇杷,只為當年識字差。’莫即云:‘若是琵琶能結果,滿城簫管盡開花。’”

              這是一個古人寫錯別字的故事,其實學習就是不斷犯錯、改錯的過程。孰能無過。

              

              史鐵生《我與地壇》(節選)是高一必修課。課文注解有這么一句,“地壇在北京安定門外,始建于明嘉靖九年(1530)”。

              課上,我順便講了一個有點俗的笑話:一個保定老漢到北京,坐電車,車門關得急,把他夾住了。老漢大叫:“夾住俺腚了!夾住俺腚了!”

              售票員問:“怎么啦!”

              老漢說:“夾住俺腚了!”

              售票員明白了,說:“北京這不叫腚,叫屁股。”

              老漢:“哦!”

              售票員又道:“老大爺買票吧!您到哪兒呀?”

              老漢:“安屁股門!”

              童子大樂,于是我又講了錠、淀等字。

              

              《論語·子路、曾皙、冉有、公西華侍坐》也是高一必讀篇目。孔子讓在座的四名學生談談自己的志愿,最后問到曾皙(點):“點,爾何如?”

              鼓瑟希,鏗爾,舍瑟而作,對曰:“異乎三子者之撰。”

              子曰:“何傷乎?亦各言其志也。”

              曰:“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風乎舞雩,詠而歸。”

              夫子喟然嘆曰:“吾與點也。”

              我問童子:“孔子有多少學生啊?”答曰:“弟子三千。”“有多少賢人呢?”童子回答不出。我說:“冠者五六人,五六得三十;童子六七人,六七得四十二。兩者相加為七十二。所以,孔子的弟子當中賢人數量是……”學生齊答:“七十二。”

              于是,我又請他們算優秀率,得出的答案是百分之二點四。

              我說:“孔子學生優秀率不高,所以,你們也是很優秀的。”

              

              當我上課講這些笑話的時候,課堂氣氛是很好的,經常聽到“我去!絕絕子!爪爪老師YYDS!”

              然后他們又說:“‘YYDS’不是‘永遠的神’,而是‘永遠單身’。”

              老師被學生笑話,沒關系。作為老師,更重要的是讓學生超越。然而,如果所有學生都是“絕絕子”的反應,那就要小心了。他們可能已經開始失去語言的“敏銳”度。萬物皆可“絕絕子”的時代,就像波茲曼在《娛樂至死》中說的那樣,人們終將被自己熱愛的東西毀掉。網絡弄潮兒們自己都沒意識到,他們或許陷入了“表達障礙”。

              信息變快了,內容變爽了,語言卻單一了,思維也鈍化了,我們的腦袋空空如也了。這樣的人,沒法讀一本完整的書,沒法寫超過140字的微博,甚至沒有耐心看完一篇長文。令人擔憂的是,他們還沉浸于匱乏、享受著匱乏。

            網絡編輯:周昌均

            講講笑話
            操逼视频日本女优